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转载《生活新报》等媒体】律师林丽:将尽全力为糯康辩护

 

律师林丽:将尽全力为糯康辩护

2012/9/19 1:01:49 来源:生活新报

 

 

湄公河“10·5”惨案,糯康等6名被告人将于9月20日9时30分在昆明中院公开开庭审理。据了解,法院将设置“副法庭”直播庭审,庭审还将采用多种语言同步翻译。此外,13名受害者的家属昨天已陆续赶往昆明参加庭审,民事部分提出的赔金额超过千万元。糯康的辩护律师林丽昨天首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将竭尽全力为糯康辩护。

去年10月5日,两艘中国商贸船只在湄公河“金三角”地区水域遭劫持,13名中国籍船员在湄公河泰国水域被枪杀。案件发生后,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迅速抽调200多名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办工作。今年4月25日晚,糯康在老挝博乔省被擒,5月8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劫持船只罪被西双版纳自治州公安局刑事拘留,7月18日,经该州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该州公安局执行逮捕。

昆明市检察院对糯康、桑康、依莱、扎西卡、扎波、扎拖波6名被告人分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劫持船只罪依法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了合议庭负责审理此案,向6名被告人送达了起诉书副本、附带民事诉讼状及译本。

虽然糯康等6名被告均为外国国籍,但依照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糯康等6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只能聘请中国律师,其在本国请的律师只能作为案外的咨询律师。法院根据各被告人的权利和意愿为其指定了法律援助的律师。

据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林丽律师将出庭为糯康辩护,云南勤业律师事务所刘和毕律师将出庭为第二被告人桑康辩护,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郎春将为依莱出庭辩护,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王忠将为扎西卡辩护。

进展

13名受害者家属索赔超千万

据了解,为了审理“糯康案”,昆明中院提前做了大量工作,“糯康案”将在该院第一法庭审理,法庭能容纳300来人,除了受害者家属、政界人士外,国内外数十家媒体也将云集昆明中院旁听此案,法庭内外将设置“安全护卫”。为确保让更多的人能够进入法庭参与旁听,法院将设置“副法庭”对案件进行庭审直播。由于语言上的障碍,法庭将设置傣语、汉语等多种语言对整个庭审进行现场翻译。

据悉,13名受害者家属昨天已陆续赶往昆明参加庭审,民事部分提出的赔金额均为数百万元,刑事附带民事部分也将合并审理,除了这13名受害者家属外,2011年4月2日,被告人桑康等人所为的另一起非法拦截中国船只案也将一并审理。

 

 

 

律师说案

糯康辩护律师:为同胞的死痛心

新报:作为“10·5”案首犯糯康的辩护律师,您觉得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林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死刑而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提供辩护。到了审判阶段,糯康都没有自己委托律师,所以我们才被指派。自从8月13日被指派为糯康的辩护律师起,我的工作重心完全放到这起案子上,阅卷三四十卷。我觉得接受这起案子并不存在什么压力。

新报:本案中,各被告人的辩护人之间会相互合作吗?

林丽:针对一些共性的问题,辩护人会在一起做一些交流沟通。

新报:在语言的沟通上存在障碍吗?你见到糯康时,他的精神状况怎样?

林丽:语言上,糯康懂三四种语言,在会见时都配备了专门的翻译人员,糯康选择了自己经常讲的傣语跟我们交流。他的精神状况和他在媒体上出现时给人的感觉差不多。

新报:你会见糯康时,他有没有向你提出一些特别的要求或请求?

林丽:他的态度,没有给我特别的印象。

新报:这起案件和你以往代理的案件有什么不同?

林丽:这起案子是我首次为外国人作为辩护人的案子,我认为这起案子和以往的案子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是交流时需要依靠翻译,更耗时耗力,和被告是外国人的身份。

新报:“10·5”受害者均是中国同胞,你会不会带有个人的感情,去为被告人辩护?

林丽:湄公河惨案案发初期,我通过新闻报道了解此案,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感到非常痛心、愤慨。但接受此案后,就要依法为糯康辩护。我不会因为他是谁,或者不是谁,就尽全力或者不尽全力,我会竭尽全力做好我律师的工作。

新报:在各项罪名上,你将如何为糯康辩护?

林丽:关于辩护词,我们平常会使用一个提纲,再根据庭审的情况填充提纲,我们不能事先预料庭审是什么样子,只能列出大的提纲,在庭审时再细化、填充。

 

糯康辩护律师接受专访 “他最终选择傣语出庭”

来源:春城晚报、社会新闻东方网

律师档案:林丽

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昨日,记者从糯康的辩护律师林丽那里了解到,在该案诉至法院后,糯康等6被告并没有聘请各自的辩护律师,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根据各被告人的权利和意愿,为其指定了法律援助的律师。林丽作为主犯糯康的辩护律师将出庭为糯康辩护。她说,作为一名中国律师,她会依据法律的规定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我不会因为他是谁,或者不是谁,就尽全力或者不尽全力,我会竭尽全力做好我的律师工作。”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介入该案的?

林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死刑而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提供辩护。8月13日,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派遣律师为糯康进行辩护,我随后被事务所指派参与此案。

记者:这个案子震惊世界,你接到这个案子后有什么想法吗?

林丽:为被告人依法进行辩护,是被告人应该获得的权利。湄公河惨案案发初期,我通过新闻报道了解到此案时,作为一个中国公民,非常痛心、愤慨。但接受此案后,就要依法为其进行辩护。这个案子还没有开庭审理,有很多观点,我只能在庭上才能表达。

记者:为一个外国人辩护,是第一次吗?容易沟通吗?

林丽:在中国的法庭上为一个外国人辩护是第一次,不过,并没有感觉多大的异常,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是交流时需要依靠翻译,更耗时耗力。通过翻译和辩护对象进行交流并不特殊,比如说我们有很多民族语言,特定情况下也需要翻译。

记者:你和几名被告的辩护律师之间针对该案有没有交流过?

林丽:这个月的工作重心都集中在糯康案上,卷宗材料多,我们也希望有一个充分的准备,花的时间也比较长。我们已经看了几十本检方的证据材料,每一本都进行了仔细的复制、研究。人民法院依法为6名被告人指定了6名辩护律师,各自被告人有各自的利益,关注的重点可能不一样。但就一些共性的问题,我们辩护律师之间也会有交流。

记者:你作为主犯糯康的辩护律师,和别的辩护律师有什么不同?你对糯康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林丽:并不会因为我的辩护对象是起诉书指控的主犯,就感觉与其他辩护律师不同。我会见了糯康3次,他本人和媒体上给人的感觉差不多。

记者:你准备如何为糯康辩护?

林丽:庭审时需要翻译,糯康懂多国语言,但他最终选择的语言是傣语。关于辩护词,我们平常会使用一个提纲,再根据庭审的情况细化、填充。对于辩护观点,开庭时将会清楚。

记者:你见到糯康时,他是否表达了求生的意愿?

林丽:他的态度,没有给我特别的印象。

(邓建华)

 

 

 

    律师林丽:我为糯康辩护    

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不详

 辩护律师林丽  资料图

 

    糯康等人涉嫌制造湄公河惨案的案件经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公诉至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后,包括糯康在内的6名被告人均表示不自行委托律师,根据现行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法院最终为他们指定了法律援助律师。

  林丽,是糯康的一审辩护律师,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现任云南省律师协会建筑与房地产专业委员会委员、律师维权专门委员会副主任,2006-2008年度云南省优秀律师,2001全国优秀辩手。

  9月22日,庭审结束后次日,林丽接受了法治周末记者的专访。

  接受指派作辩护

  法治周末:能否介绍下你的从业经历?

  林丽:我是云南大学法律系毕业的,1998年开始执业,2001年来到现在的律师事务所,一开始都是做刑事类案件,现在除了做一些大的有影响的刑事类案件外,主要从事房地产类案件及一些非讼业务。

  法治周末:当时是如何挑选使你成为糯康的辩护律师的?

  林丽:由法院指定到法律援助中心,再由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到具体的律师事务所,然后律师事务所再指派到律师个人。

  所里指派我,一来可能因为我是所里的副主任,业务能力强,另外,刘胡乐律师在刑事案件方面经验丰富,我此前配合他及跟他合作过几起非常成功的刑事案件。

  法治周末:你一开始就知道是被指派为糯康的律师吗?最初对此有什么想法?

  林丽:一开始就知道。作为做刑事案件的律师,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当然,也知道这是个关注度比较高的案子,但主要还是依照办理刑事案子的程序来做。

  法治周末:被指派之前,你关注过这个案子吗?

  林丽: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在媒体报道后,对这个案子的关注度很高,尤其又是在云南,离得比较近,从区域度来说,就更关注。最初看到时真的很痛心、很愤慨。

  糯康关心是否能活

  法治周末:你总共会见过糯康几次?能否详细说一下会见的过程?

  林丽:一共3次。第一次应该是在8月23日。

  接受指定后,先是对整个卷宗材料进行梳理,梳理完后就去会见。刚见面就是告诉他根据法律规定,为他指定辩护律师,他是否同意,他明确表示同意。这次会见询问涉案的过程,然后给他讲解法律上的规定。

  后两次会见主要就是核对一些案件情况。

  我们交流都是通过翻译来进行,第一次会见只有一位翻译,后两次都是有两位翻译。每次会见的时间大概都在一到两个小时。

  法治周末:几次见面下来,能否谈谈你对糯康的印象?

  林丽:对他的印象,他的表情,就是喜怒不形于色。这跟之前在媒体上看到的、包括在法庭上看到的,他的表情都是一致的,没有大喜大悲的情绪。作为律师,不好过多发表对他的印象和评论。

  法治周末:会见中,糯康谈些什么,他比较关注什么问题?

  林丽:他话不多,主动提问的话很少。主要都是我就案件的一些情况问他,然后他来回答。他提的问题,比如问他涉嫌的罪行可能判处的刑罚,我就向他分别讲解,公诉书上他涉及的4个罪名(故意杀人罪、绑架罪、劫持船舶罪和运输毒品罪)在中国刑法上是如何规定的。

  法治周末:他听完后有什么反应?

  林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还是很平静的样子。

  糯康说话很绕,不正面回答问题

  法治周末:据说在审讯过程中,糯康曾提出过以金钱赎买罪行,他有跟你提过或者咨询过吗?

  林丽:跟在法庭上说的一样,如果能和亲人联系,让家里人拿钱。但他的表达不是要赎买,而是说要补偿受害的中国人。希望能和家里人联系。

  法治周末:他有提过想见家里人吗?

  林丽:没有,他只询问能不能给家里人打电话,打电话呢他是希望家里人拿钱来赔偿中国的受害人家属。我告诉他按照法律规定,现阶段他本人是不可以跟家里人联系的。

  法治周末:希望拿钱赔偿是因为他知道在中国积极赔偿受害人可以作为酌定从轻的情节,还是因为他确实觉得对不起想补偿家属?

  林丽:他是什么想法他没有提过,我也不好猜测他的初衷。

  法治周末:在3次会见中,糯康曾否认过涉嫌的罪行吗?

  林丽:他说话很绕。有些时候不会正面回应你的问题,或者不会太明确地回答你的问题。第一次会见时基本阐述清楚了案情,后两次会见他要更回避一些。

  律师辩护权的保障特别充分

  法治周末:过去经常听到刑辩律师提到,实务中律师阅卷难、会见难,你这次有这种感觉吗?

  林丽:阅卷、复制、会见都特别顺利。我的体会是,这次对律师执业权的保障特别充分。

  法治周末:据侦查人员透露,糯康并不容易信任别人,包括跟随他的手下。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即不被信任或者他对你有所防备?

  林丽:没有感觉,谈不上信任或不信任。

  法治周末:你的辩护方案是什么,糯康有向你了解过吗?他关心这个吗?

  林丽:他从来没有询问过,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

  其实当事人也分很多种,有些他可能不怎么关心你的辩护方案,有些又甚至于来跟你讨论他在庭上要怎么说。而糯康呢,没有向我问过这些。

  法治周末:这会不会跟糯康他们的文化水平有关系?

  林丽:这个我觉得还不是。其他被告人或许存在这个问题。而糯康呢,从公诉机关描述来看,是跟他姐姐学习过文化,可能确实没受过正规的教育,但是从他的阅历来看,不是因为这个问题。

  举个例子,翻译在跟他交流时,对于“律师”这个词如何翻译,可能在傣语中没有非常对应的词汇,当时他就告诉翻译,泰国语里称律师就是“他囡”(音)。

  从这些细节上来看,他并不是说就没有什么文化,甚至于对律师没有什么认识,不是这样的。

  公诉书未提出具体量刑意见

  法治周末:被控有数罪的所有被告人的辩护律师都提到了“应按牵连犯从一重罪论处”,这一点你们事先有交流吗?

  林丽:我们对这个问题事先是并没有进行交流的,因为各个被告人是有各个被告人的利益的。但大家可能有共识吧。

  法治周末:我们注意到,公诉意见书里并没有对被告人提出明确的具体量刑意见。

  林丽:对,公诉方并没有具体到像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提的那种“死刑立即执行”的具体的量刑意见。

  法治周末:开庭这两天糯康还能见你吗?你们还会有交流吗?

  林丽:没有,没时间了。当然,如果他提出来,我之前也跟他说过,如果他向看守所的管教申请,我是可以过去会见他的。包括这两天庭审结束后,回到看守所,如果他申请要见,我也会立即安排时间去会见。

  法治周末:我注意到,这次庭审时6名被告人穿的都是便装而不是囚服,这一点在前期颇受关注的薄谷开来和王立军案件上也有所体现。

  林丽:是的,法治也是在进步,在没有经人民法院判决之前,不能认定任何人是罪犯。

 

版权所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人民中路右弼大厦9层
电话:86-871-63640463 传真:86-871-63641341 网址:www.liuhule.com
电子邮件:liuhule@aliyun.com 滇ICP备11002276号 技术支持:力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