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民事】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例分析

文章来源: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武社民律师

 本人在作为委托人昆明某公司委托的关于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的代理人在事务处理过程中,对其中涉及的法律关系及法条适用结合案情实际情况,形成如下分析意见:

案情简介

2014年某日夜间22点左右,委托人作为一家经营酒店业务的主体正在正常营业,这是从大门处走进四男一女声称要入住,且该伙人均处于饮酒后的状态,恰恰当天酒店仍有空余房间,但该伙人却并未入住,是否真的要求入住现不得而知,结论是并未入住,在此伙人路过委托人的停车场时,遇到委托人的保安人员正在处理车辆剐蹭事务,其中一人王某在醉酒的状态下横加干预保安人员的处理,非但不住的辱骂工作人员,甚至推搡工作人员,在此情况下,工作人员采取了避让的措施,王某却不依不饶追打工作人员,在此过程中王某自行摔倒,造成其牙齿受损,由此为由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委托人承担赔偿责任,法院以安全保障责任未完全履行为由判决委托人承担安全保障责任,将损失的80%判决委托人承担;后委托人上诉,本人作为代理人提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以侵权责任为由,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改判,后二审法院依法以侵权责任为案由,判决王某承担80%的责任。形成这样的结果本人认为有以下原因:

     一、委托人已经充分履行安保义务

(一)委托人管理规范、制度严格,委托人的停车场地面平整安全,作为经营主体,已尽职提供了安全、有序的场所。

首先,委托人为楚雄州政府下属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经营多年形成规范的管理制度,多次获得各级表彰。其次,楚雄大厦的员工,包括停车场的安保人员在内,均经过正规的上岗培训,且受到严格的制度约束,案发当天并无任何超越其职责范围的行为。再次,楚雄大厦停车场,地面平整、设施完备、管理规范。总之,委托人无论从设施、制度或是员工素质等各个方面,都已达到正常的风险防范要求。

(二)委托人与王某之间并不构成消费或者合同关系。

王某声称当天“欲开房却无房,因此未入住”的情况纯属虚构,从委托人提交的证据《夜间职员统计报表》中可以看出,2014年9月20日最终未使用的空房数为5间,事发当时委托人的房源充足。那么,王某既非委托人酒店的住宿客人,也未将车辆停放至酒店停车场,其与委托人之间根本不存在消费或者合同关系,委托人无需对王某承担超出合理限度的注意义务。

(三)案发当日,委托人在白衣男子损坏车辆后主动报警达三次,主动寻求公力救济,并未放任纠纷继续扩大。

    根据委托人提交的值班记录以及当天派出所出警情况可以证实,发生纠纷后,委托人安保人员在第一时间便拨打了110电话进行报警,之后又拨打了两次,积极寻求警方的帮助来解决问题。

    二、委托人对王某无任何其他的侵权行为

案件起因于白衣男子在传说酒吧饮酒后蓄意破坏停车场内的车辆,委托人安保人员基于自身职责进行制止,酒吧工作人员与白衣男子发生了争执,此时王某与同伴路过现场,已经醉酒的王某主动介入进行寻衅滋事。整个过程委托人安保人员与王某无任何肢体接触,委托人未对王某有任何攻击或其他侵权行为。

从委托人提交的视频可以看出,王某当时已是严重醉酒状态,其意识不清追打酒店保安,身体失去平衡而摔倒。且王某所谓的受伤与事件本身有无因果联系,不得而知,王某也未能提供相应证明。

    三、原审法院混淆事实,适用法律错误。

首先,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认为,委托人安保人员与案外地三人发生肢体冲突,王某参与冲突后导致受伤。事实上,王某受伤其酗酒过度主动介入纠纷,自己摔倒在地导致受伤,且委托人安保人员并未参与打斗,仅仅采取了其职责范围内的合理制止措施。

其次,就案件本身而言,王某酗酒滋事在先,应当自己承担相应的责任;与王某共同饮酒及同行的人员应当照顾、看护好王某,而非听之任之,应当承担共同饮酒人的安保义务;再三,酒吧工作人员与案外第三人之间的冲突激化了矛盾,亦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原审法院罔顾案件真相及责任划分原则,错误适用法律。

综上所述,委托人及其他主体所共用的停车场地面平整、设施完备、管理规范,由此,委托人已尽到了作为普通社会主体合法经营过程中合理限度范围内应尽的所有安全保障义务,且案发当日,委托人安保人员并无其他侵权行为,委托人不应对王某寻衅滋事的后果承担任何责任。

               

版权所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人民中路右弼大厦9层
电话:86-871-63640463 传真:86-871-63641341 网址:www.liuhule.com
电子邮件:liuhule@aliyun.com 滇ICP备11002276号 技术支持:力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