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医疗纠纷】李某诉昆明市某医院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

文章来源:杨余菊律师

一、被告为原告施行了合理合规的治疗措施。

原告因“反复腰痛伴左下肢疼痛麻木6年余”于2014年2月到被告处住院治疗。经检查,确诊为“1、腰4椎体滑落2腰4/5椎间盘突出”。同时,被告也查出原告存在室间隔增厚、主动脉瓣轻度关闭不全、左心室舒张功能降低、室性期前收缩等心脏疾病或心脏功能障碍。2014年1月2日,被告为原告在全麻下行后路切开L4椎体复位、减压、融合钉棒内固定术。术后,原告恢复良好,于2014年1月20日出院。被告的医疗行为符合规范,使原告达到了良好的手术治疗效果。

二、云维司鉴[2014]法临鉴字第40179号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违反鉴定原则规定,违反医疗原则,依法不应当予以采纳。

鉴定原则方面

原告于2014年4月16日委托云南维权司法鉴定中心针对双方争议事项进行鉴定。委托鉴定事项为:1、术后用药与原发病关系是否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和造成人身伤害,术后出现难以控制的高血压与用药关系;2、静滴兰索拉唑需用特质输液器而没有使用。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鉴定机构应当根据鉴定人的委托事项进行鉴定,但是,云维司鉴[2014]法临鉴字第40179号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的第1项鉴定结论却超出了委托事项所确定事宜,该鉴定已经超出了委托范畴,在程序上违反法律规定,依法不能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医疗原则与实践方面

原告入院后,查出有腰椎病变,故施行了手术。术后,被告为其进行了活血化淤,预防血栓、营养心肌、消除水肿、营养脑血管神经功能、预防脑缺血等的一系列药物治疗措施,而这些治疗措施就是通过大株红景天、瓜蒌皮注射液、小牛血清去蛋白注射液、小牛血清去蛋白注射液等一系列药物完成。这些药物的使用相辅相成,是医学实践中惯用的成熟的治疗措施。

  1、原告系糖尿病人,治疗期间不能使用葡萄糖注射液,只能使用氯化钠注射液。

1月3日的医学检验科生化检验报告单(随附材料第1页)测出原告入院后血糖过高,符合糖尿病指症。1月4日内分泌科会诊后建议:1、必要时行胰岛素C肽释放试验以利定型;2、禁食甜食,饮食控制,禁用含糖液体;3、给予瑞格列奈0.5 Tid(此系糖尿病治疗药物);4、监测血糖变化,内分泌随诊。根据内分泌科的专业建议,被告给原告进行了避免加重糖尿病的针对性的治疗。(随附材料第2-3页)。在原告存在糖尿病的情况下,如果仍旧给原告 使用葡萄糖注射液,就会使原告糖尿病病情加重,甚至危及生命。

2、大株红景天注射液与瓜蒌皮注射液均可使用氯化钠注射液。

大株红景天注射液与瓜蒌皮注射液的厂家使用说明书提示静脉滴注用5%葡萄糖注射液的意思是指可以使用5%葡萄糖注射液,而非只能使用葡萄糖注射液。如果该药物禁止使用氯化钠注射液的,会在“注意事项”或“禁忌事项”等部分予以说明。(随附材料第15、19页)。而且,研究资料表明,大株红景天与瓜蒌皮注射液也同样可以使用氯化钠注射液进行稀释(大株红景天:随附材料第5、8页,瓜蒌皮注射液:随附材料第9、12页)。

3、在本次治疗中,大株红景天注射液与瓜蒌皮注射液使用均有不同的治疗目的与疗效,不属于重复用药。

(1)瓜蒌皮注射液的本次治疗疗效重点在于营养心肌,预防心脏

疾病的发作(随附材料第15页)。

原告2013年12月27日的心脏超声检查报告单显示:室间隔增

厚、主动脉瓣轻度关闭不全、左心室舒张功能降。2014年1月2日心电网络心电图检查报告显示:室性前期收缩。所以,原告本身具有心脏疾病或心功能障碍。在医学领域,任何手术对于患者的心、肝、肾、脑功能都会产生影响。而本案原告又系有多种心脏疾病或心功能障碍,被告更要加倍重视手术本身可能会对其心脏功能造成的影响。故为了防止原告心脏疾病的发作,被告于手术结束当天即开始给原告使用营养心肌、促进心功能的药物。

(2)大株红景天的本次治疗疗效重点在于活血化淤、预防血栓(随

附材料第6、8、19页)。

本次治疗中,原告所做手术系腰椎手术,需卧床,而术后卧床病人高发深静脉栓塞,重点并发肺栓塞。原 于1月2日进行手术,一直到1月8日,被告才给原告使用大株红景天,就是因为需等原告术口稳定后,才给使用活血化淤药物,且只是短暂使用。如果大株红景天用途与瓜蒌皮注射液一样均重点用于心脏功能的,则需于1月2日就开始使用。

4、小牛血清去蛋白、曲克芦丁脑蛋白水解物注射液、盐酸赖氨酸氯化钠注射液使用均有不同的治疗目的与疗效,不属于重复用药。

(1)小牛血清去蛋白的本次治疗疗效重点在于愈合伤口(随附材料第16页)。

被告为原告所施行手术为全麻下切开L4椎体复位、减压、融钉棒内固定术,术后伤口的愈合非常重要。而小牛血清去蛋白能促进细胞对葡萄糖和氧的摄取与利用,在低血氧以及能量需求增加等情况下,可以促进能量代谢。因此,对于伤口愈合有显著疗效。所以,被告用此药物促进术口愈合。

(2)曲克芦丁脑蛋白水解物注射液的本次治疗疗效重点在于预防与治疗神经根水肿(随附材料第18页)。

在腰椎手术中,由于手术需要,都会对神经根进行牵拉,而神经根受到牵拉后,会产生神经根水肿。如果不及时对神经根水肿进行治疗的,会产生神经根损伤。神经根损伤的后果就是下肢长病痛、麻木、大小便功能障碍等,会给原告后期带来极大的痛苦。而曲克芦丁脑蛋白水解物能对抗5-羟色胺、缓激肽所引起的血管损伤,增加毛细血管抵抗力,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可防止血管通透性升高引起的水肿,对于治疗神经根水肿,防止神经根损伤有显著治疗作用。

(3)盐酸赖氨酸氯化钠注射液的本次治疗疗效重点在于营养脑部神经功能,预防与治疗预防脑组织缺血、缺氧性疾病(随附材料第17页)。

任何手术的施行对原告 的心、肝、肾、脑功能均会产生影响。本案中,原告系66岁高龄的高血压病人。结合原告的手术性质、高血压病史、心脏病史等,被告必须给原告使用相关药物,以防止其脑组织缺血、缺氧性疾病,而盐酸赖氨酸氯化钠即系此类疾病的针对性药物。

5、原告的治疗需要足量液体稀释配合药物摄入。

如前所述,为了预防或治疗原告 本身存在病症或手术可能带来的并发症,需要对症下药,进行多种药物的摄入,所以需要足量氯化钠注射液予以稀释。因此鉴定报告所谓过量摄入根本无法成立。

6、过滤器的使用依法无须记入病历。

《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二十三条对护理行为的应当完成的程度进行了界定:“病重(病危)原告 护理记录是指护士根据医嘱和病情对病重(病危)原告 住院期间护理过程的客观记录。病重(病危)原告 护理记录应当根据相应专科的护理特点书写。内容包括原告 姓名、科别、住院病历号(或病案号)、床位号、页码、记录日期和时间、出入液量、体温、脉搏、呼吸、血压等病情观察、护理措施和效果、护士签名等。记录时间应当具体到分钟。”从上述规定可知,过滤器、注射器等器材的使用属于医疗过程中医疗药物使用方式,对此类器材的使用无须记入病历,因此鉴定机构不可能在病历记录中找到该过滤器的使用。也不应当列入鉴定范围。

三、原告的各项费用赔偿无据可依。

《消费者标准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3倍。

法律定义上,欺诈行为是指欺诈者明知自己告知对方的情况是虚假的且会使被欺诈人产生错误认识,而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从而与其进行民事行为,欺诈人主观上有欺诈的恶意。

首先,纵观整个医疗过程,原告所患“1、腰4椎体滑落2腰4/5椎间盘突出”是真实存在的,也是需要进行手术切除的。对此,被告从没有任何虚构或欺瞒的成分,所以,不存在被告虚构原告病情使原告在被告处住院就医的情况。

其次,原告存在室间隔增厚、主动脉瓣轻度关闭不全、左心室舒张功能降低、室性期前收缩等心脏疾病或心脏功能障碍也是原告的真实病况。而手术对患者的心、肝、肾、脑会产生影响也是人体生理构造所致的,所以在原告自身身体条件有所欠缺的情况下,对原告使用相关药物以防止或治疗神经根水肿、脑组织缺血缺氧气性疾病、营养心肌增强心功能等等。从前述可知,原告的心功能疾病或障碍是客观存在的,并非被告虚构,术后恢复过程中需要使用相关药物以预防和治疗疾病也是客观需求,所有药物的使用也是真实使用对症下药,所所以,治疗过程中也不存在所谓的欺诈行为。

1、医疗费

(1)被告处的医疗费:由于被告处医疗费系为治疗原告的原发病产生,被告没有施行欺诈行为,被告也没有受到损失,故原告无权要求被告返还医疗费用并支付三倍赔偿。

(2)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疗费5343.05元。

在原告没有举证过错、损害结果、因果关系的情况下,被告在其他医院治疗的费用与本案无关。

2、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

(1)该护理费与住院伙食补助的基础建立在治疗的原告原发性疾病有基础上,依法不应当得到支持。

(2)原告此次起诉的法律依据系《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该法第四十九条对消费者可以主张的权益类型进行了列举,其中并不包括住院伙食补助费,故原告的诉求于法无据。

3、精神损害抚慰金

原告据以起诉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经营者有侮辱诽谤、搜查身体、侵犯人身自由等侵害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人身权益的行为,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受害人可以要求精神损害赔偿。从此法条可以看出,法律对消费者的精神利益保护有着严格的界定,而被告从来没有对原告施行过上述行为,所以原告所主张的理由不但缺乏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的腰椎疾病是真实存在的、心功能疾病或障碍是真实存在的,而手术行为及其后的药物治疗行为都是针对腰椎疾病的解除及其它并发症的预防或治疗。                                                                                      

 

 

版权所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人民中路右弼大厦9层
电话:86-871-63640463 传真:86-871-63641341 网址:www.liuhule.com
电子邮件:liuhule@aliyun.com 滇ICP备11002276号 技术支持:力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