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民事】杨某诉昆明市某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

文章来源:杨余菊

被告对原告施行的医疗行为没有过错,不应当对原告承担赔责任。

1、原告2012年12月19日晚入院时病情处于危重状态,被告的抢救行为及时使原告脱离了生命危险。

原告因腹泻伴呕吐于2012年12月18日夜到被告处就诊,被告予以抗感染补液治疗后好转。2月19日晨再次出现腹泻呕吐,再次至被告处就诊,门诊诊查后以“腹泻病伴中度脱水”建议住院治疗,但其家属带原告自行回家。19点40分再次由120送入被告处门诊,门诊诊查后以“腹泻病伴重度脱水”收住院。

入院后,结合原告病情,被告的制定诊疗计划为:一般治疗(面罩吸氧、心电监测、保持气道通畅、加强护理、告病危险)、抗感染(哌拉西林他)、对症支持(扩容、补液纠酸维持血糖、水电解质、酸碱平衡)、完善检查(血生化、血常规、CRP、大便常规、培养、小便常规、腹部B超)等。

2月19日19点45分被告作出肾功、电解质、心肌酶、血气分析等一系列检查结果,根据检查结果,被告诊断原告病情为:1、腹泻病伴重度脱水;2、低血容量性休克;3、酸中毒;4、肾前性肾功能不全;5、心肌损伤。

经过扩容、改善循环、抗休克、抗感染、补液纠正电解质及酸碱平衡紊乱后,2月20日凌晨,原告的神志清楚、脱水明显改善、无发热。根据检验结果,酸中毒、肾功等都有改善。被告的抢救行为使原告脱离了生命危险。

2、原告入院初系轮状病毒肠炎所致严重的腹泻、呕吐及一系列并发症,被告对此作出了正确诊断及治疗。

12月20日7时3分的轮状病毒检验报告显示原告轮状病毒呈阳性。根据检验结果,被告明确诊断为:1、轮状病毒肠炎并重度脱水;2、低血容量性休克;3、多器官功能不全(肾功能不全,心衰,中毒性肠麻痹);4、酸中毒;5、电解质紊乱,低钾血症,低钠血症;6、心肌损伤;7、应激性高血糖。并注意鉴别:1、急性出血性坏死性小肠炎;2、霍乱。

此次确诊后,被告作出诊疗方案为:“1、一般治疗:面罩吸氧、心电监测、保持气道通畅、暂禁食、胃肠减压、加强护理、再次向家长告病危;2、抗感染:哌拉西林他唑巴坦钠;3、对症支持:扩容、补液纠酸维持血糖、水电解质、酸碱平衡、凝血酶胃管注入防消化道出血、人免疫球蛋白加强支持治疗、调节免疫功能、利尿改善循环、磷酸肌酸营养心肌、西咪替丁保护胃粘膜、双岐三联活菌胃管注入调节为肠道菌群、西地兰强心酚妥拉明、多巴胺改善循环等;4、完善检查:胸腹平片、DIC、复查肾功电解质、监测血糖、血压、出入量、酌情分析血气等;5、严密监控患儿病情变化,根据患儿病情变化,及时调整完善诊疗方案。

经过治疗,12月21日的检查结果显示:电解质恢复正常;肾功能较前好转;血气分析PH7.9(血气分析在7.0以下死亡率极高,原告入院时血气分析为6.9),酸中毒缓解;BNP正常,考虑心功能好转。(被告证据第10页)。

3、腹胀与血便与轮状病毒肠炎的关系。

腹胀系轮状病毒肠炎的伴发症状之一。而肠出血(表现为血便)系该肠炎的并发症之一。当发现原告为轮状病毒肠炎后,被告为原告施行了一系列合理的治疗。由于腹胀与血便系该肠炎的伴发症状与并发症,故被告针对原告的轮状病毒肠炎的治疗也即是针对腹胀及血便的治疗。因此,并不存在如原告起诉状所述的对“患者腹部肿胀以及之后出现的血便的情况并未引起足够重视”。

4、原告在被告处治疗时并没有坏死性小肠结肠炎并肠梗阻、肠坏死等。

坏死性小肠结肠炎为一种获得性(即后天性)疾病,主要在早产儿或患病的新生儿中发生,其特征为粘膜甚至为肠深层的坏死。婴儿的坏死性小肠结肠炎表现为肠梗阻,之后甚至发展为肠坏死,检查结果为肠壁积气和门静脉积气。根据被告于2012年12月21日为原告施行的彩色多普勒床旁检查报告单(被告证据58页)显示:“门静脉及其分支行走正常,管壁不厚,其内未见明显异常”。因此,从该B超检查单上,也未见肠梗阻证据。

5、虽然原告在被告处并没有发生坏死性小肠结肠炎,但被告在排查过程中也考虑到了坏死性小肠结肠炎,并采取了相应措施。

结肠炎的内科治疗包括:1、禁食;2、胃肠减压;3.抗生素。外科治疗包括:1.对出现腹水或腹膜炎的患儿行腹腔穿刺放液;2、对极低体重或有肠穿孔的患儿采用腹腔引流结合内科治疗可作为一种有效的临时措施;3、若引流液污浊或腹腔内出现脓肿等需开腹手术。

在被告长期医嘱中,可以看到,被告在排查过程中因为考虑到坏死性不肠结肠炎的可能性,已经作出了禁食、胃肠减压、抗生素哌拉西林他唑巴坦钠的医嘱(被告证据第12页),且该医嘱的执行一直到原告出院才停止。因此,即使针对坏死性小肠结肠炎,被告也对原告施行了正确的内科诊疗措施。

外科治疗是一种损伤性的治疗,在发生腹水腹膜炎、肠穿孔、腹腔出现脓肿等情况下才需施行,因此,在没有发生上述情况下,原告无须对被告施行具有损伤性的外科治疗。

5、司法鉴定结论证明,被告的医疗行为没有过错。

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2014]LC法鉴字第0025号鉴定意见书认为:“延安医院从接诊、检查、治疗、会诊及转诊的过程均是在排除其他疾病,故延安医院的医疗行为不存在过错。被鉴定人杨锶淇从发病经检查、治疗、会诊至病情加重需手术治疗,鉴定人认为此过程是疾病自身发展的结果”。

 

综上所述,被告的医疗行为符合诊疗规范,并及时地挽救了原告的生命。原告的肠切除系原告自身病情发展的结果,并非被告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所致,故被告不应当对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版权所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人民中路右弼大厦9层
电话:86-871-63640463 传真:86-871-63641341 网址:www.liuhule.com
电子邮件:liuhule@aliyun.com 滇ICP备11002276号 技术支持:力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