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知识产权】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

                  文章来源:杨海燕 律师

   案情简介

   2001年4月30日,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与云南省红河卷烟厂签订《协议书》,约定:“一、在符合云南省红河卷烟厂发展与创新要求的原则下,原告每年度根据云南省红河卷烟厂的需要,进行一至二次形象设计提案。内容涵盖广告图案、形象人性化设计和公益性宣传创意等。第三方关于对以牛为主体的设计,若云南省红河卷烟厂意向采纳,应由白宇公司整合提供(特殊情况甲乙双方协商解决);二、云南省红河卷烟厂在西南地区的户外广告业务应重点考虑白宇公司,其他地区的(广告业务)白宇公司亦拥有代理权。秉承互惠互利的宗旨,遵询市场优质优价原则,白宇公司在保持现有业务量的前提下,通过自身不断的发展与创新,红河卷烟厂应逐步扩大白宇公司的广告业务量;三、云南省红河卷烟厂有权使用白宇公司注册过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形象画面。”

2001年至2009年期间,白宇公司与红云红河集团有过9次业务往来,均另行签订了《户外广告合同书》。自2010年开始,双方未在发生过业务往来。

白宇公司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称:其于1994年至2010年期间,原告创作了“万流奔腾、红河雄风”系列美术、广告作品,并依法进行了著作权登记,取得该系列作品著作权。2001年4月30日,原告与被告红云红河集团的前身之一云南省红河卷烟厂签订《协议书》。根据该《协议书》的明确约定——该《协议书》既是协议双方对在协议签订之日起的作品创作、使用、对价的有偿使用约定,同时也是对双方之前的作品创作、使用履行情况的确认。《协议书》签订后,原告积极履行了协议的约定。但被告却并未按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将绝大多数的广告业务交给了其他广告公司代理,原告从被告处所获得的广告业务量并未逐步加大,甚至到后来没有在接到被告的任何业务。被告的行为违反了上述《协议书》的明确约定,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由于被告的根本性违约行为,被告已无权继续使用原告登记注册过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形象画面。但时至今日,被告仍然在继续篡改及使用原告享有著作权的“万流奔腾,红河雄风”系列美术、广告作品,持续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人民法院判令:1、确认原告与被告于2001年4月30日签订的《协议书》解除;2、两被告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停止使用原告登记注册过的著作权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相同或相似的作品(所涉地点包括但不限于红河州元江大桥巨型广告柱、红云红河集团大楼、红河卷烟厂、昆明卷烟厂、红云红河集团云烟印象庄石林园等);3、两被告销毁所有关于原告登记注册过的著作权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相同或相似作品的产品、包装、广告等;4、两被告连带向原告赔偿人民币1万元;5、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两被告承担。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2013)昆知民初字第236号《民事判决书》判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上诉至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后,省高院维持了昆明中院的一审判决。

案例评析:

  • 原告的诉讼思路分析

本案原告要求解除的《协议书》并无实质的约定,签订后双方亦未实际履行;而其提出的赔偿请求,也是象征性的,仅为人民币1万元。显然,原告“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两项请求并不是其诉讼的重点。其诉讼的核心目的是:通过本次诉讼,确认被告使用了其登记注册过著作权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相同或类似作品。若其诉讼目的实现,要求停止侵权或者销毁相关产品,将给被告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被告为了避免这种损失,可能与其达成和解,其可以获得巨额赔偿,或者继续代理被告的广告业务。被告将陷入十分被动的境地。

  • 被告的应对策略

第一,从合同约定着手。《协议书》第三条:“甲方(被告红云红河公司)有权使用乙方(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注册过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形象画面”约定来看,被告有权使用原告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形象画面。原告要求解除《协议书》,被告不同意解除。《协议书》未解除的情况下,在有效期内,被告均有权使用原告登记注册过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形象画面,这是诉讼的第一个层面。

第二,从事实情况来看,被告并未侵犯原告的著作权,并未使用原告登记注册过著作权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相同或相似作品。即被告使用的作品与原告创作的作品既不相同也不类似。

因原告作了著作权登记,证据对被告相对不利,如果该项观点缺乏足够的证据证实,尚有第一项观点抵挡,避免被告承担违约、侵权责任;需特别注意的是,若第二项观点不能成立,虽然根据第一项观点,被告可以使用原告登记注册的作品,不属于违约、侵权,但被告应当向其支付许可使用费用,同样会给被告造成损失。

故事实上被告未使用原告登记注册过的作品,是被告诉讼的核心观点。

  • 证据的收集和组织

众所周知,“打官司就是打证据”。被告主张并未使用原告登记注册过著作权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相同或相似作品。反过来说,为了在诉讼中争取主动,被告要举证证明其使用的作品与原告做过著作权登记的作品既不相同也不类似。证据应从两个方面收集:第一,被告所使用的作品的著作权来源;第二,被告所使用的作品与原告做过著作权登记的作品既不相同也不类似。

因《协议书》于2001年签订,距今已过去10多年;在此期间,红云红河集团未进行过著作权登记,没有直接的证据与原告的证据形成对抗。这些不利因素,对证据的收集、整理带来了极大的障碍。

本人作为案件代理律师,经历了艰难困苦的取证工作。红云红河集团通过转让的方式从昆明起云堂广告公司获得了“奔牛”广告画面的著作权和使用权的关键证据存在瑕疵。而在调查取证过程中,昆明起云堂广告公司已经注销,不可能从该公司获得任何证明材料,给案件造成了极大的障碍。最终,在委托方和代理律师的共同努力下,找到1998年起云堂广告公司设计在红烟展出的6张照片,1999年、2000年以牛为图像的挂历等重要证据。特别是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了当时参与拍摄、设计的摄影师出庭作证。正是因为收集到这些关键证据,最终才使得该案获得胜诉。

我方最终向法院提交了如下三个方面的证据:

第一,被告红云红河集团“奔牛”广告画面的设计创作人为昆明起云堂广告公司;通过转让的方式,红云红河集团获得了“奔牛”广告画面的著作权和使用权。

第二,红云红河集团“奔牛”广告画面的发布时间为1999年、2000年、2001年,远远早于《协议书》的签订时间,更早于原告登记创作时间2010年11月11日。

并且,红云红河集团“奔牛”广告画面由头牛及群牛组成,画面经由摄影作品提炼牛身局部后再由电脑合成。甚至还申请了当年参与群牛作品拍摄的摄影师出庭作证。

第三,红云红河集团曾与原告白宇公司签订了大量的《户外广告合同书》,其通过发布户外广告的形式获得了被告“奔牛”广告画面的分层图;红云红河集团“奔牛”广告画面的发布时间早于本案原告白宇广告公司的著作权登记时间。

4、法律观点的组织    

附案件代理意见:

    “一、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与被告红云红河公司是否诚实履行双方于2001年4月30日签订的《协议书》中所约定的义务。

    (一)本案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没有履行《协议书》中所约定的义务。

    根据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与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于2001年4月30日签订的《协议书》第一项约定:“在符合甲方(被告红云红河公司)发展与创新要求的原则下,乙方(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每年度根据甲方需要,进行一至二次的形象设计提案。内容涵盖广告图案、形象人性化设计和公益性宣传创意等。”但自协议签订以来,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从未收到过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每年一至两次的形象设计提案。

    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作为云南省烟草行业的龙头企业,企业形象是红云红河公司企业精神文化的外在体现,有着极为的重要意义。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社会瞬息万变,被告红云红河公司的企业形象也自然应随着时代的进步而不断发展,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一直期待原告白宇广告公司能够按照《协议书》的约定,在发展与创新的要求下每年进行一至两次的形象设计提案,但原告却却至始至终没有向被告提交过新的形象设计提案,其所提供的画面一直停留于1994年10月创作完成的“手绘图”。

   (二)被告红云红河公司已履行了《协议书》中约定的义务。

    根据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与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于2001年4月30日签订的《协议书》第二项约定:“甲方(被告红云红河集团)在西南地区的户外广告业务应重点考虑乙方(原告白宇广告公司),其他地区的乙方亦拥有代理权。秉承互惠互利的宗旨,遵循市场优质优价的原则,乙方在保持现有业务量的前提下,通过自身不断的发展与创新,甲方应逐步加大乙方的广告业务量。”

    在这里首先应该明确的一个问题:在协议中,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为什么在西南地区的广告业务要重点考虑原告白宇广告公司,原告以什么来做这条约定的对价?很清楚的是,在《协议书》的第一项中就已明确约定:原告白宇广告公司要在被告红云红河公司的发展与创新要求的原则下,每年根据被告红云红河公司的需要进行一至两次的形象设计提案,在此前提下被告红云红河公司才应当在西南地区的广告业务重点考虑原告白宇广告公司。

    自《协议书》签订以来,从1997年至2009年,被告红云红河公司给原告白宇广告公司的广告业务量已达四千五百多万元,被告红云红河公司已积极履行着协议中所约定的义务即便是在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没有每年度根据被告需要进行一至两次形象设计提案的情况下,原告白宇广告公司已在“零投入”的情况下从被告红云红河公司获得了巨额的利益。

以上事实充分说明,被告红云红河公司已经积极履行了《协议书》所约定的义务。

   (三)被告红云红河公司有权使用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注册过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形象画面。

    根据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与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于2001年4月30日签订的《协议书》第三项约定:“甲方(被告红云红河公司)有权使用乙方(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注册过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形象画面。”该项条款是独立条款,并没有对使用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注册过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形象画面提出任何前提条件。

    且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不存在任何违法使用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注册过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形象画面的情况,目前被告大量使用的“奔牛广告画面”是由昆明起云堂广告公司制作完成的而非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昆明起云堂广告公司制作的“奔牛广告画面”是以诸多摄影师在路南圭山拍摄的大量真实斗牛为基础用Photoshop软件整合而成的,与原告白宇广告公司的手绘广告画面有着巨大的差异。

因此,被告红云红河公司有权使用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注册过的以牛为主体设计的一切形象画面,且不存在任何违法使用行为。

    二、关于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是否享有单方解除协议的权利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能履行主要债务的;(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的期限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从上述的法律条文中可以看出,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不享有单方解除协议的权利,因为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不存在任何上述条文中所列明的情况。本案的情况不适用上述条文中第一项、第二项及第三项中的规定,假使可以适用条文中的第四项规定,但被告红云红河公司对于原告白宇广告公司没有“债务”可言且不存在其他违约行为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情况。综上所述,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与被告红云红河公司所签订的协议书没有《合同法》第九十四条所规定的任一情形,原告不具有单方解除协议的权利。在原告白宇广告公司通知被告红云红河公司解除协议后,被告红云红河公司已明确回复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不同意解除协议,因此原告与被告于2001年4月30日签订的《协议书》没有解除,协议项下的权利与义务应当继续履行。

   三、关于2001年4月30日《协议书》的期限问题。

   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与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于2001年4月30日签订《协议书》,该协议书中没有对著作权的使用许可合同期限进行约定。该《协议书》签订后3个月即2001年10月27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决定修正》,此次修正中对于著作权使用许可合同的有效期限进行了修改,不再以十年作为著作权使用许可合同的有效期限,之后2010年2月26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通过的即现行《著作权法》也同样如此规定。

     如果原告白宇广告公司对与被告红云红河公司所签订的《协议书》的著作权使用许可合同的有效期限有异议的话,其应当于2001年10月27日第一次著作权法修正时,就向法院提出要求判令《协议书》所约定的著作权使用许可的有效期限是10年,但是原告并没有在当时提出,而是在2014年1月15日诉讼开始时才向法庭提出,那么我们认为《协议书》中著作权使用许可的期限只能适用现在《著作权法》的规定,而不能以当时的法律再来规制现在的行为。

    综上所述,被告红云红河公司已积极履行了其与原告白宇广告公司2001年4月30日签订《协议书》中的权利与义务,且原告白宇广告公司不具有单方解除《协议书》的权利,被告红云红河公司也不同意与原告白宇广告公司解除,《协议书》应当继续履行。”

   案件最终获得了胜利。

   案件带来的思考:

   1、证据的组织对案件的审理结果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任何案件均必须重视证据的收集和整理工作;

   2、知识产权风险防范工作专业性极强,除了增强员工的法律意识外,应当聘请专业的律师事务所做知识产权管理。

版权所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人民中路右弼大厦9层
电话:86-871-63640463 传真:86-871-63641341 网址:www.liuhule.com
电子邮件:liuhule@aliyun.com 滇ICP备11002276号 技术支持:力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