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论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适用问题

本文荣获第十届西部律师论坛一等奖

 

作者: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万发仙

 

 

[摘要]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适用问题是冲突法的重要内容,也是国际私法领域的重大课题。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动产流动的频繁,物权冲突越加频发,新型动产客体的不断涌现也使动产物权关系越趋复杂化和多样化。本文对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适用进行了探讨,一共包括四个部分第一部分阐述了涉外动产物权的有关概念;第二部分主要涉及涉外动产物权适用的基本原则,以物之所在地法原则和意思自治原则作为涉外动产物权法律适用的焦点,同时兼顾特殊动产物权的法律适用原则;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分别剖析了我国涉外动产物权立法的缺陷以及当代涉外动产物权的新发展,以期为我国涉外动产物权法律适用法的完善提供有益的参考。

 

一、涉外动产物权法律冲突概述

 

 

(一)涉外动产物权的概念

 

 

   涉外动产物权,是指动产物权中具备涉外因素。在理解方面需要把握三个概念,一是“物权”,二是“动产”,三是“涉外”。物权是能直接支配并排除他人干涉的权利,支配的物体也称权利的客体是特定的物,动产物权的客体即为“动产”。对“动产”与“涉外”概念的理解是正确把握涉外动产物权的关键,详解如下。

   我国法律并未明确指出动产的范围,采用的是排除方式进行说明,法律具体规定了不动产的范围,同时说明动产是指不动产以外的物。在我国法律中土地、附着于土地的建筑物及其他定着物、建筑物的固定附属设备都属于不动产。根据以上叙述以及学界观点,我国是根据物理标准来识别动产与不动产,动产即那些能够移动且性质或价值不变的物,相反不动产大多具有不可动的物理属性。需注意的是各国对于动产的内涵规定不一致,在具体问题中把握动产的概念时需根据具体国家的法律来界定。

   “涉外”是“涉外因素”的简称,涉外因素意味着与法院地法律体系之外的其他法律体系有联系。动产物权包括三要素主体、客体和法律事实,我国法律规定中明确指出构成涉外动产物权的,这三要素中至少要有一要素具有“涉外性”。具体包括:1.主体涉外,作为法律关系主体的一方或者各方是外国自然人、无国籍人、外国法人、国际组织,或是主体的一方或各方的住所或营业地不在本国境内;2.客体涉外,即法律关系的客体在外国境内;3.法律事实涉外,也称内容涉外,是指引起动产物权的权利义务产生、变更或消灭的法律事实不在本国境内发生。

 

 

 

 

(二)动产物权的法律冲突

 

 

 

 

 

 

1.动产物权的法律冲突概述

 

 

  涉外动产物权的本质决定了其法律关系必定会与两个、甚至两个以上的国家或地区之间存在联系,所以同一方面的法律规定在各国可能互不相同,因此在法律适用上会发生冲突,需国际私法规则来调整,解决法律适用的问题。根据各国规定和学界观点,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冲突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1)动产物权的客体

   物权的客体是“物”,动产物权的客体是“动产”,但由于各国的法律规定不一致,作为物权客体的“物”以及“动产”的内涵并不完全相同,“物”的划分也存在区别。

   大陆法系大多数国家的法律中都规定,物只包括有体物。相反,英美法系和法国的法律中,物权或财产权的客体既包含有体物也包含无体物,包括股份、债权、专利权、著作权等权利。在物权客体的划分方面,多数国家都分为动产和不动产两类,但各国的划分标准也存在差异。例如。德国、瑞士规定不动产仅包括土地及固定在土地上的物;而法国民法典将不动产分为按其性质的不动产、按其用途的不动产、按其所附着物的不动产,同时还认为不动产包括不动产的使用收益权和返还请求权,把地役权也视为不动产;与法国相似,英国也把土地权利视为不动产。

(2)动产物权的种类和内容

   大陆法系国家在此问题上奉行物权法定主义原则。目前大陆法系各国规定的物权种类也是经过时代的变革确定下来的,不同时期规定的种类并不相同。早期的罗马法对于物权的分类是所有权与定限物权两大类。1900年《德国民法典》在继受罗马法的基础上,对物权的分类又进行了发展,正式从立法上创设了物权的概念,将物权分为十大类。而普通法系国家奉行的观念则有很大差别,他们否认物权类型法定原则,也否定一物一权原则,把物权分为衡平法上的所有权、法律上的所有权与期待财产权,同时依客体、期限、产生形式和内容的不同又可把每一类财产权分为许多不同的种类。

   物权法定原则的概念中就包含禁止当事人自行约定具体物权内容的当然之意,所以大陆法系国家不允许当事人创设物权。英美法系国家对于当事人自行创设物权的行为持放任态度,并不当然禁止当事人以信托证书、公司章程等方式创设具有特定内容的物权。

(3)动产物权的取得、变更和消灭

各国对动产物权的取得、变更和消灭的规定也不统一。以所有权变动方法为例,法国规定的要件仅要求当事人双方就标的物及其价金达成一致,而不关注标的物、价金是否交付,只要双方当事人达成合意,标的物的所有权即依法由出卖人转移于买受人,英、美等国的规定与法国相似。但德国和瑞士民法典则规定,物权行为除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外,动产所有权转移必须实际交付,不动产所有权转移必须依法登记,才产生法律效力。包括我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也有规定要想发生物权变动的效果,除了达成合意外,还必须交付,但法律另有规定或双方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二、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适用原则

 

 

 

 

 

(一)涉外动产物权法律适用原则的历史发展

 

 

 

物之所在地原则和意思自治原则,是涉外动产物权法律适用中的两大重要原则。物之所在地法最初只适用于不动产物权领域,起源于13、14世纪的意大利。当时,意大利“法则区别说”的创始人巴托鲁斯,在对意大利北部城邦的物权规则进行研究时,提出了城邦中的一切物(不动产)需受该城邦法律的约束,即不动产的物权关系应受不动产所在地法支配。

  这一学说,对后世的立法与实践具有重大的影响,直至19世纪末,物之所在地法还仅适用于不动产,动产物权则适用当事人属人法。毕竟在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初期,商品经济尚不发达,动产价值较小,所在国对动产的法律调整并不重视,按照“动产随人”的原则仅依当事人属人法调整,因其总是由当事人携带着迁徙而改变所在地。这些规则为“动产物权依当事人属人法”提供了理论依据,长期为有关国家的立法和实践所遵从,当时很多国家的法律也采用了这一原则,包括意大利、奥地利等国。

  但到19世纪末,随着经济发展带来的跨国交往的频繁让国际动产物权关系越发复杂,主体更加多元并且客体的包容性也增强,“动产随人”无法适应国际民商事交往的短板表露得愈加明显。由此,19世纪末开始,为更好的应对社会实际,许多国家逐渐在立法和司法实践中抛弃了"动产随人”原则,抛弃动产与不动产的二元理论,转而主张同等对待动产与不动产,所有的物权关系应由物之所在地法进行调整。随后,意思自治原则从涉外合同领域渗透进入动产物权的领域,成为又一重要的原则。

 

 

 

(二)物之所在地法原则

 

 

 

 

 

1.物之所在地法原则的概念

 

 

物之所在地法,即物权关系客体所在地的法律,这一概念反映了物权关系地域之间的联系。如前所述,在经历了一定的演变之后,此原则中的“物”的内涵已经从巴托鲁斯法则区别时代中的不动产,转变成现今各国普遍认同的包括动产在内的所有“物”。

 

 

 

2.物之所在地的确定

 

 

司法实践中,适用物之所在地法原则时,能否合理的确定物之所在地关系着法律选择的正确性。不动产在确定物之所在时较容易,因为不动产是不能移动或者移动会损害其经济价值的物,其所在地是固定的。相对而言,动产是可以移动的物,其所在地容易发生变化,确定时较为困难,而那些处于运动状态的动产尤其如此,同时随着无体动产的出现,动产在确定物之所在地时也变得越加困难。为解决物之所在地法的适用问题,各国通常通过以下三种方法来解决问题:

   (1)在冲突规范中,限制时间点来确定物之所在。例如,有的国家以法律事实发生时该动产所在地法律来解决相关物权问题,有的国家则适用最后所在地法律。

   (2)制定特殊的法律适用规范,对一些特殊的动产物权区别对待,即不以物之所在这一连结点进行法律选择,而是考虑其他连结点。例如,对于运输中的动产适用目的地法律。

   (3)在解决无体动产的物之所在地问题时,各国通常以法律规定赋予虚拟的存在场所。英国有学者提出,无体物的物之所在应是此无体物能够被追索或被执行的场所。例如,证券的物之所在应是体现在票据上的现实所在地,商标的物之所在应是可以决定权利产生并能有效转让的地点。

 

 

 

3.物之所在地法原则的适用范围及例外

 

 

   (1)物之所在法原则的适用范围

   根据各国的立法和司法实践,物之所在地法原则主要用于解决有关物权的以下法律冲突:动产或不动产的识别问题;物权客体的范围问题;物权的种类、内容和行使问题;物权的变动问题;物权的保护方法问题等。

(2)物之所在法原则的例外

虽然动产物权适用物之所在地法这一原则被各国广泛采纳,但仍有某些或具有特殊属性或状态特殊的动产,适用物之所在地法调整不能,或适用后的结果不合理。针对这些情况,各国形成了一些特殊的原则。

①运输途中的货物的物权

对于跨国运输中的货物,因其所在地经常变动,在发生对该货物处置的情形时,经常很那确定当时货物位于哪个国家,有时还会出现货物在公海或公海上空的情形,从而给物之所在地法的确定带来困难。即使有时能够确定物的具体位置,但适用的法律只是偶然与货物发生联系,用来调整该货物的物权关系时,得到的结果也未必合理。因此,运输中的货物一般不应依物之所在地法调整,各国采用的冲突原则主要有以下三种:货物所有人的属人法、货物发送地法和依货物送达地法。

 

   不过,某些情况下,运输中的货物的物权也能适用物之所在地法。如果运输中的货物因故长期停留在某国境内,或运输过程中被送入某国境内的仓库保管,在此期间若发生了货物的占有、抵押、留置、处分等行为或丧失所有权的情形等,应当适用物之所在地法。

②交通运输工具的物权

由于船舶、飞机等交通运输工具频繁变换所在地,依其物之所在地法调整物权关系有诸多不便。尤其当交通运输工具位于公共管辖区域如南极、公海时,若依物之所在地法决定其物权问题,将会出现无法可依的尴尬局面。目前,各国一般对船舶适用船旗国法、飞机适用登记注册地法。

 但是,交通运输工具的物权问题也并非绝对不能适用物之所在法。例如,对位于某一国境内的船舶,该国有关当局根据船舶所有人的债权人的请求依法实施扣押,并将扣押的船舶进行处置时,便可适用物之所在地法。

③外国法人消灭后财产的物权

外国法人在成立时的法人能力大多由本国法调整,后因自行终止、被撤销或者被宣告破产等原因消灭,其财产归属的改变与该法人能力的终止联系密切,所以外国法人消灭后其财产的物权问题也应适用该法人的本国法,也有国家作出了类似规定。不过,也存在例外,当外国法人在内国境内因行政处罚而被取缔时适用的法律可能不同。

④与人身密切相关的动产

通说认为,夫妻财产、父母子女之间的财产以及遗产继承属于与人身关系密切联系的动产。因为关系到人身,在产生、变更、消灭时变很容易融入当事人所属国家或地区的道德文化传统、风序良俗等因素。由于各国或地区的风俗习惯存在较大差异甚至会有抵触,这类动产物权关系也不宜适用物之所在地法。

   以夫妻财产法律问题为例,各国一般采用两种原则:一是意思自治原则;二是当事人属人法。英美国家认为婚姻关系具有契约性,涉及夫妻财产关系时,应首先考虑意思自治原则,只有在当事人双方没有达成合意时,法院再根据实际情况采用合适的连接点。我国也在这个问题上引入了意思自治原则。但也有的国家采用当事人属人法。

 

 

 

(三)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

 

 

 

 

 

1.意思自治原则的概念

 

 

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即涉外法律关系的主体可以通过协商一致的方式选择法律。通常来说,这个"选择”的内容包含三个方面:一是选择准据法;二是选择争议的解决方式;三是选择管辖案件的法院或仲裁机构,需注意因关系到一国的司法主权,各国通常严格限制当事人协议选择管辖。同时,自由也是相对的,意思自治也不代表绝对自由,需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权利,并且不得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和公共秩序。

 

 

 

2.意思自治原则在涉外动产物权法律冲突中的适用范围

 

 

(1)动产物权的变动

   意思自治在动产物权变动的领域适用范围较为狭窄,多数国际仍采用物之所在地法原则,而否定当事人自由选择。在允许适用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的国家,这种"自治”也不是绝对的,一般都规定了选择法律的范围,这些法律都与物权关系有联系。例如,瑞士在动产物权的法律适用问题上,规定当事人可在三个地方的法律中协商一致选择,包括货物发送地、货物送达地以及调整基本法律行为的国家的法律,并且规定第三人不得干涉当事人的选择。

(2)动产担保物权

   动产担保一般包括抵押、质押和留置,因为担保物权从属于所担保的债权,具有债权的特性,一些国家在担保中引入了涉外合同中占主导地位的意思自治原则。例如,瑞士规定抵押权适用当事人所选择的法律。

(3)信托领域

   近现代的信托制度发轫于英美法系国家,后被大陆法系的一些国家陆续接受。早期的信托制度仅针对于土地,所以物之所在地法在调整信托问题中占据主体地位。二战以后,信托的客体范围不断扩大,不再局限于不动产,信托的法律适用规则也在随之转变;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和最密切联系原则逐渐被引入到信托领域,形成了所谓的“信托自体法”,即信托关系当事人选择的法律,若无事先约定,适用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

 

 

 

三、中国涉外动产物权适用规则的缺陷与完善

 

 

 

 

 

(一)中国涉外动产物权适用规则的缺陷

 

 

2010 年,我国颁布了《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在第五章物权篇中用4个条文对涉外动产物权法律适用作出了规定,第34条动产物权、第35条运输中的物权、第36条有价证券、第27条权利质权。此次施行的《法律适用法》与我国之前有关动产物权法律适用的规定相比,已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同时也增加了意思自治与最密切联系原则的规定,也涉及到了不同状态,不同客体的动产物权法律适用问题,但仍与当代国际社会动产物权的发展存在一定差距,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有关涉外动产物权的冲突规则存在着"盲点”和"真空”。我国并未对国际社会通用的某些物权种类、客体做出规定,包括文物、旅行物品、赃物等的法律适用。同时也并未规定有关时效以及物权保护的法律适用,可见,我国《法律适用法》的规定并不完善。

  2.从现有的规定来看,对于某些国际通用规则的规定规定还比较模糊例如,具体适用最密切联系原则的规则 ,适用意思自治原则的限度等。

  3.未全面覆盖特殊动产类型。例如,规定中未涉及运输工具物权适用问题,仍需要由《民用航空器法》和《海商法》等单行法进行补充调整。另外与国际发展趋势不符,未涉及破产动产物权、新型无体动产等。

 

 

 

(二)中国涉外动产物权适用规则的完善

 

 

   针对我国涉外动产物权规则存在的缺陷以及当代国际社会动产物权的发展趋势,我国《法律适用法》可作出以下几个方面的修改:

  1.在内容上,应对国际社会动产物权规则中普遍认可的的其他种类、客体、以及动产物权关系的不同方面的法律适用问题作出规定,比如分别对文物、旅行物品、赃物的法律适用作出规定,以及时效、物权保护等的法律适用。这其中较为重要的是文物的法律适用,这类法律规定对于保护本国流失的文物具有重要意义。例如在法律中规定,对于属于国外某国文化遗产的物品,在离开该国境内时根据该国法律属于非法出境的,则该国在要求返还原物时,应依该国的现行法律主张返还原物请求权[1]。我国在关于文物的法律适用方面,并没有做出相关的法律规定,并且若是文物适用有关动产物权的法律规则,不一定能很好地保护流失海外的文物,对于我国这一文化大国来说,对于文物作出补充规定迫在眉睫。

  2.针对司法实践,应使法律规定具有可操作性,需要进一步明确、完善相关规定。例如意思自治原则的适用,我国严格限制当事人选择法律的时间,为"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相较于其他国家的规定较为严格,限制了意思自治原则的适用。同时,也应注意意思自治原则与善意第三人的问题,因意思自治缺乏公示性,第三人无法知晓,可考虑作出意思自治原则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的规定。

  3.为加强我国国际私法系统立法的完整性与协调性,对于国际社会中常见的运输工具物权的法律适用问题,应该统一规定在《法律适用法》中,同时也应明确外国法人消灭后动产的法律适用。

 

 

 

四、当代动产物权新发展以及对中国涉外动产物权规则的影响与促进

 

 

 

 

 

(一)当代动产物权的新发展

 

 

 

   进入20世纪以来,社会观念不断革新,新兴科技层出不穷,也带动了国际私法的发展,促使动产物权研究的深入化,主要表现在动产范围呈现出的扩大化趋势,有以下几个方面:

   1.出现了大量的虚拟财产,虚拟财产是指在网络竞技中,玩家所拥有的,以特定形式表现出来的并且存储于网络服务器上的无形财产,例如网络游戏中的武装装备,QQ钱币等。对于此财产权的性质,学界主导观点认为虚拟财产属于物权的客体。

   2.受现代医学发展的影响,人们对于脱离人体的器官及组织、死胎和尸体、胚胎、用于移植的器官、献出的血等不可流通的动产的价值也进行了思考,有的学者提出这类动产也能成武物权的客体,但违背公序良俗的除外。

   3.随着生命平等观念的普及,动物的生命伦理价值逐渐受到重视,把动物当做普通物权客体看待的观念逐渐在改变,同时民众对待动物的态度也有所转变,对于动物的保护逐渐为社会所重视。例如,德国对动物所有人享受权利作出了限制,提示应注意有关动物保护的的特别规定。

   4.证券电子化和货币电子化。证券市场交易方式的更新以及计算机技术的应用,出现了证券电子化,同时电子商务的发展也带来了货币电子化。

 

 

 

(二)当代动产物权新发展对涉外动产物权法律适用的影响

 

 

   1.公共秩序保留制度的适用问题。公共秩序保留的作用是通过限制外国法的适用,来防止内国的公共秩序受损。具体是指内国法院根据冲突规范选择某外国法作为调整实体法律关系的准据法,将损害内国的公共利益,内国法院便可拒绝适用该外国法。如前所述,当代动产物权的新发展是逐渐将脱离人体的器官以及组织、死胎和尸体、胚胎等作为物权的客体,但是各国的风俗习惯,道德文化并不完全相同,完全可能出现内国法与物之所在地法对这些客体规定不一致,甚至相反的情形,若达到违反国内秩序的情形,这时法院可适用公共秩序保留,排除物之所在地法的适用。同时,在对生物的特殊保护方面,当一国用有损人类共同情感、或导致生态失衡的方式来处置动物时,内国法院也可以利用公共秩序保留制度排除物之所在地法的适用。

   2.虚拟财产的出现对确定物之所在地提出了新的挑战。虚拟财产由于其自身特性,无法准确界定所在地,无法类推适用有体物以物理上所在地确定物之所在的规则,因此物之所在地法原则不适宜调整虚拟财产。有学者提出,虚拟财产可适用虚拟财产所有人的住所地法。一方面,因为虚拟财产所有人经常在其住所使用虚拟财产,所以虚拟财产所有人之住所地与虚拟财产的使用地通常情况下是合一的,联系最紧密,与物之所在地法较为类似;另一方面,所有权人住所地比较明确,不易变动,适用所有人的住所地法较为适宜。

   3.关于意思自治原则的具体适用。如前所述可知,当代国际社会物权的客体已不限于有体物,出现了大量的无体物,包括债权、证券、票据等,同时也有的国家通过法律明确这些客体的法律地位,同时物权在长期的发展中也逐渐出现了债权的意定性、相对性等特征。意思自治原则作为广泛适用于债权领域法律适用的原则,对于有些本身就具有债权与合同性质的动产物权,适用上具有合理性和可操作性。另外有些无法确定物之所在地的动产,适用意思自治原则也较为合理。

 

 

(三)当代动产物权新发展对中国涉外动产物权规则的促进

 

 

现今的物权领域有了新发展,我国国际私法也应顺应这些变化并结合中国实际情况做出进一步的完善。建议可在立法中增加虚拟财产的适用的冲突规范,可适用玩家的住所地法;有关脱离人体的器官、死胎和尸体、胚胎等以及对生物的特殊保护的问题,可根据我国司法实践与社会公序良俗做出相应的调整,并留有公共秩序保留的适用空间;以及可对意思自治原则的适用范围做出相应的调整等。

 

 

 

五、结语

 

 

   随着经济全球化,动产的跨国流动性显著增强,更易发生涉外纠纷,各国应重视涉外动产物权的立法。妥善处理好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纠纷,能有效促进一国经济贸易发展,所以对涉外动产物权法律适用的研究对于回应社会需要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对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了探讨,内容涉及基本概念、适用原则、中国法律规则的缺陷以及当代国际社会动产物权的新发展,试图探讨如何完善我国立法顺应国际社会的发展。我国2010年通过的《涉外民事法律关系适用法》在涉外动产物权的领域具有重大进步。但在面对当代国际物权实体及冲突法不断发展革新的情势下,我国立法上的缺陷被逐渐放大,动产物权冲突体系的弱点逐渐暴露,不能很好的适应司法实践和国际社会的发展,有待进一步的完善。但相信随着理论学界研究的增多以及立法关注度的提高,我国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体系必将日趋完善。

 

 

 

参考文献

 

 

 

[1]邓莹莹.论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适用[D].上海:复旦大学,2012

[2]周后春.当代物权冲突法之新发展[J].河北法学,2012,30(5):81-88

[3]周后春.中国物权冲突法体系之重构[J].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3,25(4):51-57

[4]刘想树.国际私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

[5]张婷.涉外物权的法律冲突与法律适用[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2012

[6]尚趁.涉外物权法律适用的新发展[D].重庆:西南政法大学,2014

[7]陆勇洲.论涉外动产物权的法律适用问题以我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为视角[J].西南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16(6):72-78

[8]周后春.论当代物权冲突法之趋同化走势[J].时代法学,2013,11(1):112-118

[9]李支.我国涉外动产物权法律适用基本原则的争议与完善[J].青年与社会,2014(17):95-96

 


[1] 2004年《比利时国际私法法典》第9条

版权所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人民中路右弼大厦9层
电话:86-871-63640463 传真:86-871-63641341 网址:www.liuhule.com
电子邮件:liuhule@aliyun.com 滇ICP备11002276号 技术支持:力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