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弱势群体”和阿Q(王达人)

    近来,“弱势群体”这个词渐渐时髦了起来。农民是弱势群体,下岗工人是弱势群体,打工仔、打工妹是弱势群体,城镇改建中被列入拆迁的户主是弱势群体,有些私营企业主也称自己为弱势群体。我自己也觉得律师在法律职业共同体(尽管我国还没有形成这么一个共同体)中,也是弱势群体。解决“弱势群体”的问题,成为现在党和国家领导人十分关注并尽力解决的紧迫大事。胡锦涛主席为农民工讨要工钱;温总理在人大报告中作出了为农民减负的庄严承诺;修宪方案中也列入了保护私有财产的内容,这些都为弱势群体们带来了希望。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也许是我不学无术,至少在我的知识范围内,我不知道在古今中外的什么时代曾有过“弱势群体”的概念,所以我便武断地认为“弱势群体”是我们中国这个时代的特产了。

    如果给小学生出一道语文题,说出“弱”的反意词,标准答案应该是“强”。“强”“弱”二字本是相对而言,“弱势”和“强势”当然也是相对而言。当刘少奇身为国家主席时,桃园里被抓出的那些“走资派”当为弱势;可是“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一出,他自己就成了弱势了,弱到性命难保,死无葬身之地的惨境。当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为了获得一项工程,不得不到处求人,甚至行贿送礼的时候,他是弱势;但当他拖欠工人工资,甚至依仗“靠山”,赖帐不还的时候,他又成了强势了。由此可见,“弱势群体”中的“势”应当是指的“权”和“钱”。权大、钱多的便是强势,权小(无权)、钱少(无钱)便是弱势。在权和钱之间,当然权又是更为重要的。有了权,有了那个“级别”,哪怕口袋里没有一分钱,照样吃香喝辣、山珍海味,照样桑拿、“OK”、美女香车;没有权,没有那个“级别”,即使有钱,也可能因为没烧对哪柱香,使你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甚至身陷囹圄。因为这样,有权的就会“卖权”,有钱的就会“买权”。说这是“普遍现象”,当然言过其实,说是“极个别的”,显然也不符合事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

    如果我们的国家无论在理论上和实际中都已经实现了上述宪法原则,那么,怎么会出现什么“弱势群体”呢?比如工人的工资被拖欠,一张状纸告到法院,人民法院有权依法“先予执行”,就是强制用人单位先付了工资再打官司。没钱交诉讼费怎么办?法院可依法减、免、缓;没钱请律师怎么办?可以找法律援助中心。这些都是有明文法律规定的,按理说不应当存在任何障碍和困难。可是,事实上这样的事却不得不让国家主席胡锦涛亲自过问,即使亲自过问了,也不见得所有被施欠工资的打工仔就都能顺利地得到工钱。由此可见,有法不依才是问题的根源。有法不依可以让一个社会中的许多人丧失对法律的信任,丧失对社会的信任,这才是造成社会不安定因素的根源。所以,有权的人要讲“权为民所用”。

    鲁讯笔下的阿Q,想必也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在《阿Q正传》这篇小说中,和阿Q比赛抓虱子的王癞胡、被阿Q调戏的小尼姑和吴妈之类都和阿Q一样组成了这样一个“弱势群体”。当阿Q挨了赵大爹和假洋鬼子等“强势者”的打,他会用“ ‘忘却’这一件祖传的宝贝”和“儿子打老子”的精神胜利法“反败为胜”。而当他要求吴妈“我和你困觉”,或扭住小尼姑的面颊时,他就会觉得“飘飘然的似乎要飞去了。”鲁讯先生说:“他是永远得意的;这或者也是中国精神文明冠于全球的一个证据了。”在阿Q,当然不知道天下还有一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说法,所以在他的心中,唯有在供状上没有把圆圈画圆成了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有一位私企老板对我说:“商海滚打十几年,最大的教训就是要找个靠山。”看来,他是吃够了因没有靠山而“弱势”的苦头。后来,他告诉我他当上了某级政协的委员,说话的口气便大不一样了,大事小事“分分钟摆平”。这恐怕是一个从“弱势”到“强势”的典型人物。虽然他西装革履,油头粉面,但我不知怎地总会从他身上看到阿Q的影子。如果他有一天既不为自己只是“私企”而抱怨,也不为自己是“政协委员”而得意,而能够真正找到一个“公民”的正常心态,我想阿Q的影子才能从他身上离去。

    我不愿成为“弱势群体”中的一员;我可怜“弱势群体”;我厌恶“弱势群体”这个词。愿“弱势群体”早日成为历史。

版权所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人民中路右弼大厦9层
电话:86-871-63640463 传真:86-871-63641341 网址:www.liuhule.com
电子邮件:liuhule@aliyun.com 滇ICP备19009646号-1 技术支持:力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