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我国《票据法》的立法缺陷分析(熊斌)
  《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以下简称票据法)于1995年5月10日经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讨论通过,已于1996年1月1日正式施行。这是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特别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经济法制建设的一项重大成果。是我国票据制度发展史上一个里程碑。它标志着我国票据市场的发展从此走上了规范化、法制化轨道。然而,对比国外相关立法,反思我国《票据法》公布实施后大量实践,我们也不难发现其存在着一些立法上的缺陷与不足。有待于进一步的探讨与完善。

一、我国《票据法》关于票据无因性的规定

    我国《票据法》在立法上采用票据关系及其基础关系相结合的原则,从而在根本上否定了票据的基本特征之——无因性。这既不符合国际公认的票批准则与惯例,同时,在票据实践中也必然导致阻碍票据职能的充分有效发挥。

    票据的无因性,是指当债权人持票行使票上权利时,可以无须明示其原因。只要占有了票,就得以凭借占有这一事实而向票上债务人请求支付票据金额。

    票据关系,是指基于票据行为所产生的法律上的债权债务关系,亦即票据上的权利义务关系,故又称票上或票面关系。票据关系,又称非票据关系,是指基于票据法之外的其他法律之规定,在票据当事人之间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它与票据有有某种关联,但又处于票据之外,它是票据行为产生的原因,但又非票据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它包括三方面内容:原因关系,资金关系,预约关系。票据基础关系主要是由民法及其他法律规范调整。票据法一般不作具体规定。但票据法也不可能完全置之不同,应给予必要的关注。但这国《票据法》设置了较多的不应有的规范票基础关系的条文。我国《票据法》第lO条第l款规定:“票据的签发,取得和转让,……具有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关系。”第2l条第l款规定:“汇票的出票人必须与付款人具有真实的委托付款关系,并且具有支付汇票金额的可靠资金来源。”第24条规定:“本票的出票人必须具有支付本票金额的可靠资金的来源,并保证支付。”第83条第二款规定:“开立支票存款帐户和领用支票,应当有可靠的资信,并存入一定的资金。”这些条文的规定,试图使我国的票据关系建立在坚实且真实的票据基础关系之上,以充分保护票据关系当事人的权利,其基本出发点是好的,但因为混淆了票据关系与票据基础关系之间真实联系。而在最终结果上导致相反的效力。票据关系与票据基础关系。既相公闻,又相牵连.这种牵连关系主要表现为任何票据的产生与转让都有一定的原因。即要有一定的基础关系;分离关系主要表现为票据关系一经成立,即与产生它的基础关系分离,票据基础关系的瑕疵产生的抗辩仅在直接前手之间得以适用。分离关系是二者的主流、是核心、是趋势、是根本。我国《票据法》的这种规定片面夸大了二者的牵连性,而否认了二者的分离性,从而在根本上否定了票据的无因性。

    纵观当今世界各国票据立法,几乎所有票据制度完善、发达的国家、地区(如美国、英国、日本、德国、我国台湾地区以及日内瓦统一票据等)都采用了承认票据无因性,承认票据关系与票据基础关系相分离这一基本原则,只有法国票据法(包含了商法典)的规定,认可了票据的非无因性。但应当看到的是法国票据法的制定,有其特定的历史原因与时代背景。19世纪的法国(法国票据法律建立于19世纪)票据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主要作用为输送现金,其流通与信用功能尚未完全显现,因此,法国票据法是反映19世纪特定的社会经济形势的产物。受法国的影响,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时等国采用了法国票据立法模式与原则。但随着时代进步,经济发展,票据制度在商业实践中的作用与地位不断加强,使各国充分认识到这种模式的错误,而纷纷改弦更张,承认票据的无因性。即使法国,其立法机关也已修改票据法,以适应社会经济生活的发展变化的需要。为推动我国票据制度的发展。使票据这一新型的信用与流通工具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修改、完善《票据法》上述缺陷,势在必行。

二、票据转让方式过于简单

    票据转让,是指票据的持票人以背书或仅凭交付的方式而将票据权利让与他人的一种法律行为,其实质在于票据权利的转让。

    票据是一种流通证券,流通性是票据的根本特征之一。票据的流通性是通过票据转让实现的,票据法要保障和促进票据流通,就必须在法律上确认票据的转让。一般而言,票据转让的方式主要有两种:背书转书转让与交付转让。我国《票据法》第27条第3款规定:“持票人行使……权利时,应当背书。并交付汇票。”第81条规定:“本票的背书……,适用本法第二章有关汇票的规定。”从而确定了我国票据转让方式仅限于背书转让,否认了交付转让的可能。而国外大量的票据法,都根据票据的种类不同而规定了不同的票据转让方式,以英国《票据法》为例,其第31条规定:“……,(二)可向持票人付款的汇票,经交付即可转让流通;(三)依委托付款的汇票,经持有人背书和完成交付后转让流通。”这种立法例确定,对记名票据,因其载明确定的收款人,故以背书交付为转让方式;对无记名票据,因其未载明确定的收款人。则只需完成票据的交付行为即完成票据的转让。我国《票据法》明确规定。汇票、汇票、本票必须载明收款人名称(为绝对必要事项),否认丁无记名汇票和无记本票的效力,这本身也是有问题的。对票据形式种类的狭隘限制,必然导致对票据适用与流通的阻碍。我国(票据法)第87条规定:“支票上未记载收款人名称的,经出票人授权可以补记。”这一规定,在事实上承认的支票的无记名性,但第99条又规定支票的背书适用汇票的有关规定,从而又否认了无记名支票交付转让的可能。建议在立法中确认无记名票据的有效地位,并据此分别确定背书转让与交付转让制度。以完善和推进我国票据转让制度,简化票据流通转让方式与程序,降低票据流通转让的成本与时间,促进票据的流通转让。

三、对本票的不适当限制

    本票又称期票,是出票人签发的、承诺自己在见票时或指定期日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或持票人的票据。本票虽然不能作为国际问的支付工具(国外因此称为干票据),但在本国领域内,本票同汇票一样。具有充任信用工具、支付工具、节省通货等重要票据功能,因而,本票同汇票一样是一种极为重要的票据形式。国外许多票据法对本票的规定都是相当宽松的,对其给予了同汇票一样的待遇。这种宽松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即出票人的广泛性,不仅包括银行,还包括企业,甚至自然人;同时赋予票据当事人某些特定的权利。然而,这种本应在实践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票据形式由于我国票据形式由于这国票据立法者不适当的限制,其适用空间是非常狭隘的。事实上,基本应欣欣向荣的生命力被扼杀了。我国(票据法)73条2款规定:“本法所称本票,是银行本票,”73条第1规定:“本票……在见票时无条件支付……。”76条3款规定,“本票必须记载下列事项……确定的金额”。这种立法例对本票加以三重枷索:1.出票人资格限制。规定只有银行有权签发本票,即只承认银行本票,而否认了商业本票。但我们知道,在我国实践中银行作为债务人的情形非常少见,因此,便形成了一种非常矛盾的现象:一方面银行有签发本票,但却很少使用;另一方面众多企业希望以本票来表现和保障其债权、债务关系,却无权签发本票。2、到期日限制。我国本票。仅规定见票即付本票,属即期本票,任何银行都不得签发远期本票。英国《票据法》83条1款规定:“本票……承担即期或在一定的日期或未来的特定期间内……。”《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76条2款规定:“本票未载明付款日期者,视为见票即付。”78条2款规定:“见票后定期付款之本票……”。从而,在立法上,确认本票(同汇票相同)有四种到期日:见票即付、定日付款、出票后定期付款与见票后定期付款,从而在范围上极大地扩展了本票的生存空间。而我国实院上,剥夺了本票生存的最广大的空间。3、金额限制,我国《票据法》规定我国的本票为定额本票,而且是事先印刷好的、实践中金额更仅限一种:10000元人民币,世界上其他国家或地区对本票金额都未作如此苛刻的限制。要述对本票不适当的限制,使我国本票的功能与作用都受到很大限制,其过于狭隘的生存空间正窒息和逐步扼杀着我国本票本应十分旺盛的生命力。

四、付款提示期限度的不足

    这种不足突出地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付款提示期限过短。二是出票人、背书人对付款提示期限不得作任何变动,即其无权人为缩短或延长这一期限。《日本汇票本票法》23条规定:“见票后定期付款汇票的提示,……,(二)发票人可以延长或缩短此项期间。(三)背书人可以缩短前二项的期间。”《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第23条作了完全相同的规定。这一制度的规定赋出票人、背书人相当的自主权,从而使他们能够根据实际情况的变更作出有利的判断,从而更好的满足票据当事人的利益,最大限度地发挥票据的价值与作用,我国票据法也应吸收

 
版权所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人民中路右弼大厦9层
电话:86-871-63640463 传真:86-871-63641341 网址:www.liuhule.com
电子邮件:liuhule@aliyun.com 滇ICP备19009646号-1 技术支持:力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