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票据债务连带性分析(熊斌)
一、票据连带债务的制度价值

    票据的特征在于其极强的流通性,票据一切制度均为此而设。为保证票据流通的安全性,票据转让系列当中的各转让人就票据债务形成连带的担保人,票据的最后持有人对所有票面签名人享有同等的求偿权。在票据主债务人不能清偿或无望清偿时,其他票上签名人对持票人连带负责,持票人可以向任何一个票上签名人请求支付票面金额,即所有票据转让人形成连带债务人。票据债务的连带性不同于民法债权转让,民法债权转让除非当事人特约,转让人之间不形成连带担保关系,受让债权者只能向自己的直接转让人请求债务不履行的赔偿。

    持票人向主债务人请求支付票面金额失败并不导致票据关系消灭,票上签名人均为票据债务人,持票人的追索及再追索均基于票据关系。民法债权转让中,债权受让人与债务人间的关系不同于转让人与受让人间的关系,受让人的债权得不到满足而向转让人求偿并不是基于所受让的债权债务关系,两者之间的法律关系需要另行举证。

    票据债务连带性使票据之上所负载的债权债务关系简单化、明晰化,相较民法上普通债权的流转而言,体现出如下价值追求:

(一)更注重票据流通的安全性
    票据的无因性大大助长了票据的流通性,符合经济运转速度加快的需求,因票据有比普通债权强得多的流通性。票据债权转让次数频繁,中间转让人众多,一旦付款人拒付或承兑人拒绝承兑,或发生其他无望获得支付的情形,持票人要求票据之债务人——发票人付款,需要就其取得的正当性举证,票据权利瑕疵的风险由持票人承担,使得中间转让人易于利用票据的流通性不当获利。票据法确立票上签名人的连带性保责任,使得各个转让人均承担等同的票据不获付款的风险,保证了票据流通机制的健康与安全。票据受让人的安全感来源于票据诸多债务人的连带担保,凡未于票上免除担保付款义务的签名人均对持票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但回头背书的持票人不得对其后手主张票据权利。

(二)增强票据信用
    票据具有信用机能,票据受让人通过受让票据给予票据让与人一定程度的信用,票据为信用的载体。票据上签名人的连带担保责任与背书制度相结合,大大加强了票据的信用机能。因为转让票据一般以背书转让,转让人均体现于票面,而票上债务人均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所以,票据上背书人越多,该票据的兑现能力越强。越易转让,因此而加强了票据的信用。

(三)保护票据债权人利益
    债权转让次数越多,受让人的风险越大,在助长票据流通性的同时,保护票据受让人的债权,减小债权风险是票据法律制度设计的一个出发点。票据受让人给予让与人信用,一旦不能如期兑现,必然受损-因而在票据关系中处于弱势。票据法所提供的救济体现在票据担保的连带与票据抗辩的切断上。而且,只有充分保护票据债权人的利益,才能确保票据流通的通畅,鼓励社会信用的发达。

二、票据连带债务的制度设计

    正常情况下,持票人于到期后向付款人请求付款,获取票面金额后,票据关系即行消灭,在特殊情形下,持票人不能获得付款或付款的可能性显著减少,即权利不能实现或无望实现时,法律应予以救济,票据法所规定的追索制度就是以票据债务连带性为依据而设计的一种救济方法。追索制度所体现的被追索人义务是一种担保义务。付款人以外的票据债务人虽承担票据关系中的责任。但此种付款义务并不同于付款人的付款义务,是一种二次义务,必须持票人先向付款人或承兑人主张票据权利。不能满足时才可以向其他票上签名人主张赔偿。追索义务人相当于民法普通债权的连带保证人。

(一)追索的概念及分类

     追索即汇票执票人到期不获付款、期前不获承兑或有其他法定原因时,向其前手请求偿还票据金额及其他法定金额的行为。

    在追索关系中.有权利实行追索的人称为追索权利人(追索人),有义务向追索人赔偿的人称为追索义务人(被追索人)。汇票最初追索人为执票人。执票人实行追索。受追索人偿还了追索金额后即成为追索人,以此类推。受追索人有背书人、发票人、保证人、参加承兑人等,但发票人或背书人在发票或背书时记载了不担保承兑文句时,则不能对其实行期前追索;背书人在背书时写了不担保付款文句时,则不能对其实行期后追索。

    以实行时间为标准,可以把追索分为期前追索与期后追索(到期追索)。到期目前实行的追索为期前追索。在到期日后实行的追索为期后追索。这二种追索的实质要件及追索金额有所不同。

    以追索人是否为最后执累人为标准,可以把追索分为初追索和再追索。最后执票人实行的追索为初追索,票上债务人偿还追索金额后对其前手实行的追索为再追索。这两种追索的追索要件与追索金额也不同。

(二)追索要件

    追索权是在票据权权利不能依正常程度实现时产生的,尤其期前追索迫使债务人丧失期限利益,所以法律规定了追索的实质要件及形式要件,以防止追索人滥用追索权。

1.追索的实质要件

   实质要件是指追索权发生的原因,追索原因是一种法定原因,依期前、期后追索的不同而有不同:

    期前追索的实质要件。期前追索的实质要件是到期获付款无望的事实。由于期前追索的原因不是不获付款的事实。而是推测将来有可能不获付款的事实,因此期前追索的实质要件一般为不获承兑或其他可推测将来不能到付款的法定原因发生。各国立法例对此有基本相似的规定:

    日本票据法规定期前追索的实质要件有:第一,遭承兑全部拒绝或一部拒绝时;第二,付款人(含承兑者及未承兑者)破产、停止支付或对其财产强制执行不奏效时;第三。禁止承兑提示的发票人破产时。台湾省票据法规定的要件有:第一,汇票不获承兑时;第二。付款人或承兑人死亡、逃避或其他原因无从承兑或付款提示时;第三.付款人或承兑人受破产宣告时。我国票据法第61条规定的朗前追索实质要件为:第一。汇票被拒绝承兑的;第二。承兑人或付款人死亡、逃匿的;第三,承兑人或者付款人被依法宣告破产的或者因违汝被责令终止业办活动的。

    ②期后追索的实质要件。期后追索的实质要件是到期日执票人提示汇票请求付款而遭一部或全部拒绝。

2.追索的形式要件

    追索的形式要件足持票人依法进行票据保全行为.持票人不为保全手续,将发生丧失票据追索权的不利后果。

    ①期前追索的形式要件。实行期前追索的形式要件是追索人承兑提示并请求作成拒绝证书。应承兑的汇票,持票人应于规定期间内为承兑提示,否则丧失对前手的追索权。提示承兑被付款人拒绝承兑时,应当作成拒绝证书,但作成拒绝证书不是绝对要件,如台湾省票据法规定,在下列情况.票人不必作成拒绝证书(台票第86条):第一,付款人在汇票上记载提示日期.及全部或一部承兑拒绝意旨。并经其签名,与作成拒绝证书有同一效力;第二,付款人或承兑人受破产宣告时,可以以破产裁定书副本或节本代替拒绝证;第三,发票人或背书人记载“无须作成拒绝证书”、“不偿还费用“等文句时:第四,不可抗力事件,延至到期日后30日以外时。日本票据法的规定同台湾票据法规定的第二至第四。我国票据法规定的不须作成拒绝证书的情形有:第一,承兑人出具退票理由书;第二,持票人因承兑人逃匿或其他原因,不能取得拒绝证明的,可以依法取得其他有关证明;第三。承兑人被人民法院依法宣告破产、因违法被责令终止业务活动的(票据法第62、63、64条)。

    ②期后追索的形式要件。期后追索的形式要件是提示付款遭到拒绝。并作成付款拒绝证书,但在发票人、背书人或保证人在票上记载“无须拒绝证书”之类的文句时,则不必再作成拒绝证书。

(三)追索程序

    ①通知追索义务人。具备上述追索要件时,执票人即可实行追索。追索权人对被追索人负有通知义务。执票人应于作成拒绝证书之日起3日内,将被拒绝事由书面通知其前手,其前手应当自收到通知之日起3日内书面通知其再前手。持票人也可同时向各债务人发出书面通知(票据法第66条)。背书人未记载地址或记载难以辩认时,通知其前手即可。通知应记载拒绝事由及日期。通知方法,法无明文规定。如果书面邮送,则采发信主义而不采到达主义,只要在规定期间内将通知交邮,即视为遵守期间。未在台法期同内通知的。并不丧失追索权,只是对因其怠于通知而造成的损失应当在票据金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通知的目的,在于使票上全都债务人知悉追索事由·以便作好准备,或届时自动偿还.或尽早筹备资金。各国票据法对通知的规定基本一致,只在期限上有所差异。

    ②债务人支付追索金额。被迫索人接到追索通知后.如果自动偿还。持票人受领后追索权即实现,如果被追索人不自动偿还,则持票人可确定迫索对象,可以分别或同时向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债务人追索。确定追索对象后,持票人可向其出示票据、追索拒绝证书或拒绝证明.请求其依法偿还追索的金额。该请求可采诉讼方式或诉外方式实现。

    ③受领和交回票据。支付追索金额的票据债务人,有权要求追索人交出票据、拒绝证书或其他证明文件及收据。收回票据后,可以涂销自己及后手所作的背书。在一部承兑拒绝的情形下,受追索人可以要求迫索人在票上记载偿还金额,井交付收据。为行使再追索权,可以要求受追索人交出汇票脊本及拒绝证书。

(四)追索金额

  期前追索的最初追索人,可以向受追索人请求下列金额:

1.如果票据上有利息记载时,赔偿金额为汇票金额加上到支付日前一日的利息:被拒绝承兑的票据无利息记载时,应当用荷夫曼公式计算赔偿金额:

x=S/(1+PT)

  S=票面金额

  P=中央银行于赔偿日的贴现率

  T=赔偿日到到期目的期间

  X=应赔偿金额

2.追索人作成拒绝证书及实行通知等的追索费用。

    期后追索的追索金额与期前追索不同的地方在于票面金额应当加上迟延利息。迟延利息为惩罚性利息,迟延利息=票面金额×法定利率(中央银行贴现率)×迟延期间(到期日至偿还日的期间)。
版权所有: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人民中路右弼大厦9层
电话:86-871-63640463 传真:86-871-63641341 网址:www.liuhule.com
电子邮件:liuhule@aliyun.com 滇ICP备19009646号-1 技术支持:力诺科技